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历史人文 >

闲情康博

时间:2014-06-17 09:55:18 来源:

还未至康博村,潇潇细雨就翩然而下。

遥望车窗外,呵,好一幅江南烟雨图:山色空蒙,云烟缭绕;几处人家,白墙黑瓦;云泉深里,钟声隐隐。陡然间,我明白,自己为何而来——为这一场如约而至的蒙蒙细雨,更为这雨中的康博村。

迫不及待地从车中钻出,双脚着地,抬头望天。

吐,一口俗世浊气;纳,一腔空山清幽。

寻,一处世外桃源,细赏流水人家;避,一世繁华喧嚣,笑谈天上人间。

康博,我来了。



木栈道上,偶遇山里人,他说,康博原名“圌山”,“圌”是粮食丰收的意思,吴方言读如“树”。康博村,有“三山四坞五条浜”,而依“三山”之一大石山而建的木栈道,东起康博白墡坞,贯穿栗坞、戈家坞、云泉寺,西至大石坞,漫步木栈道,即能将各处风景饱览。

早听说,大石山是康博村的精华,是造物主的恩宠,古人就有云,“大石巍巍郡郭西,登临此日酒重携,烟中鸟没千峰暝,象外天空万物低”。然而,我还是被它的自然山水和人文底蕴所折服。拾级而上,在吴中“仙坪”见证“劈剑”“拜石”的远古传说,轻念“唯和呈喜”;在款云亭巡瞰,奇岩怪石迷人眼;在滴水岩观心,参透人生一二事。

千年云泉寺,更为我此行增添了几分禅意。一掬云泉漱齿凉,小亭幽绝背山阳,道人自相峰头住,闭户不知春日长。有历史长河的冲刷,也有现实洪流的奔涌,几经动荡,几缕沉思,云泉寺还是重生了。古刹前,枯藤老树,暮鼓晨钟,适合品一杯香茗,悟心修禅。再登见湖峰,远眺西之太湖,山风过耳,鸟语惊心,我忍不住张开双臂,遨游于天地,心凝形释,与万化冥合。

撩起一帘清幽,绕过层层翠障,恍惚中,发现自己竟置身清凉的竹海。夏日的喧嚣燥热和声声蝉鸣已在遥远天外,渐行渐远,有的,只是眼前重重叠叠、深深浅浅的绿。风过耳,带来竹叶间沙沙的呢喃细语。轻抚竹身,丝丝沁凉隐入心间,怪不得,有君子居不可无竹之说。在戈家坞的竹海,我重拾了少年时的梦:一壶酒,一竿身,此处弄玉吹箫,何处笑傲江湖。
一路跋涉,峰回路转。

脆梨茶叶白杨梅,桂花葱兰覆盆子。

恍如桃花源,恍如名家水墨卷——青箬笠,绿蓑衣,斜风细雨不须归。

淳朴的农家乐,是康博的另一种自然风情。徜徉于山水田园的机会,又怎忍失之交臂?于是,我学着东晋陶隐士,东篱采菊,悠然南山。在农家果园自采自摘,满足口腹之欲的同时,再品一回村野之韵。在山里人掌勺的农家饭店,从家常小炒到山间野菜,均散发着本土的田园味道;晚饭后,信步羊肠小道,偶遇农家荷锄而归,吴侬软语,闲话家常。



为捧一掬清泉而来,为远离都市午夜的霓虹而来,为开垦一片精神花园而来,所以,来去间,带不走一抔沃土,撷不去一缕山风,只在心灵深处,守候一份闲情。

康博,与我定一个心灵之约。